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连线

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和童年的夢魘一起游戲

唐靚

圖畫書大師桑達克說過:“不要輕視童年時代的恐懼與不安,它們將伴隨人的一生,不要低估孩子們的洞察力,他們什么都知道。”這個畫出了風靡世界的《野獸國》的藝術家經歷過飽受創痛的童年,終其一生都在與內心的恐懼做著斗爭。他深知太陽底下總會有陰影,看似甜蜜的童年時光并非如世人所想象的那樣純然光明,而是遍布恐懼和灰暗的角落。我們的孩子,就在這些角落里踽踽獨行。

彭懿老師的《我用32個屁打敗了睡魔怪!》就是這樣一本直面童年恐懼,并試圖展示一種屬于孩童式的解決方案的作品。作者截取了一個在孩子們的世界里極為常見的生活困擾——怕黑作為矛盾切入點,敘述了一個一年級男生夜夜被噩夢困擾,最后憑借自己的智慧與力量,成功化解了這一難題的趣味故事。故事寫得生動活潑,畫面也畫得狂野好玩,筆者卻從中讀出了許多沉甸甸、黑沉沉的東西,這些東西,遠非黑暗二字可以概括。

兒童心理學家皮亞杰認為,孩子的成長需要經歷一個“去中心化”的過程。每個孩子剛出生的時候,都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餓了可以吃奶,困了有人哄睡,所有人都在關照自己,自己就像君王一樣掌控著一切。而隨著年齡和認知的增長,再加上想象力的不斷升級,生活中逐漸出現了一些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他會發現外面會打雷、會有兄妹分享愛、自己會摔倒、黑夜里是不是藏著什么妖魔鬼怪……

內心不安的時候,恐懼也就降臨了。這時候的孩子,會驚惶地發現自己失控了,他們陷入了恐懼的角落里,無論怎么掙扎呼叫,真實的信息都無法被外界接收到。自己的求助信號總是被誤解,被無視,甚至被扭曲,被諷刺……孩子們如同在雪夜獨行的游子,無依無靠,一去茫茫。

《我用32個屁打敗了睡魔怪!》里的小男孩就是如此,他剛剛從幼兒園升入小學,無法像妹妹一樣,堂而皇之地黏著媽媽,就算做噩夢了想讓媽媽陪睡一晚,也要遭遇妹妹的嘲笑。小男孩不明白為什么睡魔怪總要攪擾自己的睡夢,不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才能逃避噩夢的困擾,每天都要在黑暗和恐懼中醒來。媽媽有些擔心地想送他去看醫生,而奶奶卻阻攔了下來,還一臉無所謂地說這就是魔怔,他的爸爸也是如此,上了小學三年級就自動好了。可是,距離三年級還有整整兩年,也就是七百多個黑暗的夜晚,那是多么漫長的一段距離呀!

大人們不知道,童年的生命會有面臨多少無助的時刻。他們更不會知道,這些稚嫩的生命又多么擅長自助!故事里的小男孩才不要坐以待斃,他斬釘截鐵地發出自己的呼聲:“不行!大人靠不上,我要自己想辦法從噩夢里逃出來。”誰能想到,這個看似膽小,還掛著鼻涕的小可憐接下來就依靠自己,展開了充滿智慧、幽默和力量的反擊之旅!他在把跑鞋穿進夢里,逃避魔怪們的追擊無效之后,勇敢地轉過身來,和睡魔怪斗智斗勇了三大回合。在經歷了手電筒大戰、榴蓮大戰、放臭屁大戰之后,魔怪們再也不出現在小男孩夢里了。看似已經到了圓滿的結尾,神奇的轉折卻發生了,此時的小男孩竟然想念起曾帶給自己無數折磨的睡魔怪來,睡覺之前還故意看了可怕的故事書,并且打開了曾經封死的櫥柜,想讓魔怪們再一次來到自己的夢里。

難道小男孩再也不害怕睡魔怪了嗎?不一定。但恐懼這件事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并不會恐懼“恐懼”本身,我們恐懼的總是恐懼背后的東西。經歷了這樣一番作戰的小男孩已經有了把恐懼背后的東西轉化成神奇力量的魔法,當恐懼變得不那么令人膽戰心驚,甚至是好玩好笑起來,那害不害怕還有那么重要嗎?

小男孩的魔法,就是白日夢、幻想、瘋狂的想象力——創造一種假的生活來保護自己,這是源自童年深處的精神力量。這種力量把可怕的事情變成了好玩的游戲,把黑暗的角落變成了遼闊的王國,把現實生活中的膽小鬼變成了夢幻世界的勇士,這同樣也是發生在桑達克的《野獸國》里那個小男孩身上的事情。

所以,每個讀完這本圖畫書的小孩會雀躍不已,因為一直在他們小小心臟里砰砰作響的秘密被作家識破了,還用這么好玩的方式表達了出來。而每個讀完的大人也都松了口氣,啊,原來身邊的小調皮雖然會經歷那么多恐懼和不安,但他們心中可是藏著這樣的秘密武器呀!看來,做大人的應該俯下身來,好好欣賞孩子們內心的魔法,如果也能借此喚醒自己心中的小孩,大家一起用各種花樣百出的魔法來擊敗成長路上的一個個攔路虎吧!

品出了故事中的魔法還是不夠的,一本好的圖畫書不能僅僅靠文字支撐,圖文合奏才能帶來美妙的作品。在開頭,睡魔怪闖進小男孩臥室的畫面,男孩床上的東西都是歪歪斜斜的,渲染出一種動蕩不安的氣氛。而男孩床單格子圖案上印著瓶子、怪獸和閃電,也暗示著男孩噩夢的現實來源。那個紅色的怪獸玩偶搖搖欲墜,也預示著危險來了的信息。而故事最后,男孩臥室的線條變得工整起來,物品也擺放得整整齊齊,暗示著男孩心理的穩定。那個紅色的怪獸玩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掛在床頭的怪獸書包。這個書包曾經在男孩上學的時候出現過,那時候看起來跟男孩一樣疲憊不堪,而現在看上去卻輕松愉快,這些細節都和男孩的心理狀態一一吻合。

弗洛伊德說,夢的本質是潛意識愿望的曲折反應。男孩子的噩夢同樣透露出了藏在他意識深處的秘密。注意看畫家田宇對睡魔怪的形象處理,有的是自然界動物的變形,比如蛇、老鼠等;有的是日用品的變形,比如牙刷、鬧鐘等;有的是自然現象的變形,比如打雷、閃電等;有的是身邊的人的變形,比如老奶奶、成年男子等;還有幻想出來的獨眼怪、大魔怪等……經過梳理,我們明白了,這些怪物并不是憑空產生的,多是孩子們在現實生活中接觸過的,令他們害怕不安的人或事,孩子一時沒辦法處理好和這些事物的關系,只好在夢里宣泄出來,從這個層面上看,噩夢還真的有它獨特的意義呢,孩子和噩夢較勁的過程,同時也是梳理情緒,釋放壓力,重拾對生活的掌控的過程。

夸張和爆笑元素的加入是一大亮點,比如把榴蓮殼當盔甲,戴口罩那一頁有一個怪獸竟然戴上了防毒面具,都讓讀者的閱讀體驗變得輕松有趣起來。我最愛的是把男孩的32個臭屁畫得像云彩一樣四處升騰,魔怪們在一片“屁云”之中抱頭鼠竄的兩幅跨頁,一定會讓天生喜愛“屎尿屁”元素的小讀者們樂不可支,捧腹不已!

此外,還要注意畫家對繪圖材質的選擇。書中運用了水彩畫里漸變、暈染的技法,多彩的顏色在怪物們的身上流動起來,加上水彩營造的透亮質感,怪物們在黑色底色的襯托下就像在閃閃發光一樣。這種審美快感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怪物本身給小讀者帶來的恐怖感受,達到了一種“既可怕又可愛”的迷人效果。

版面設計也同樣值得注意。男孩子的白天生活多用小圖,底色也是白色,黑夜噩夢多用大圖,底色也是黑色。整本圖畫書圖畫的尺寸在“小圖——大圖——小圖——大圖”以及“白——黑——白——黑”之間輪番切換,有一種一波三折的節奏感。這樣的處理非常貼切故事,且增強了閱讀的快感。

圖畫書的末尾還有一個有趣的彩蛋:小男孩讀的鬼故事書,其中就有一本是桑達克的《野獸國》。我們知道,《野獸國》里的男孩也幻想出了一堆稀奇好玩的怪獸,進行了一次神奇的冒險之旅后,才安然回到媽媽的身邊。而《我用32個屁打敗了睡魔怪!》中的男孩,也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與童年的恐懼握手言和。我們還知道,彭懿老師是桑達克的忠實“粉絲”,而他的這本新作也有許多呼應《野獸國》的元素,家長完全和孩子進行兩本書的對比閱讀,孩子很可能還能找到更多共通和不同之處。

正如桑達克所說,孩子們的世界并沒有那么陽光和美好,每個人的心里都住著一個怪獸,你不應該回避它的存在,而應該學會如何面對它、和它相處。相信讀完這本和《野獸國》同樣有趣的圖畫書,孩子們也能學著和內心的恐懼安然相處,甚至一起愉快嬉戲。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浦斐]

標簽: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