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连线

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父親的交通工具變奏曲

錢惠蓮

1981年,我11歲,那年春天的一個上午,父親騎著他的新自行車到學校來帶我上常熟,當時學校正在曹河茶館放電影——《沉默的朋友》,兩只狗的忠誠還在我胸中盤旋,出來看見父親嶄新的大自行車,黝黑锃亮,心下歡喜。父親說:“走,帶你上常熟去。”那時“上常熟去”對于鄉下孩子來說就是上城里去。父親把我抱上后座,一個“死”上車,就拐到了通往常熟的公路上了,碎石鋪就的路面有些顛簸但很平穩,在風馳電掣中,后座的我心中充滿了自豪感。

大約一年后,頭腦靈活的父親依托做裁縫的大舅和大姐做起了服裝生意。開船到常熟緯編廠進布,然后讓大姐裁剪,二姐發出去加工,他和母親拿著做好的服裝(主要是女春秋衫)坐著公交車拿到常熟去賣。高超的裁剪手藝和起早貪黑的辛勤勞作使我家的生意一直很好,那時招商場還沒有房子,只是一個個攤位,每天跑到一個固定的地方,把一張小鋼絲床撐好,把做好的衣服攤開,等著客戶來批發。父母親每次回家從不空手,帶得最多的是“傻子”瓜子。一回來,家中就聚滿了鄰里鄉親,大家圍坐一起嗑著瓜子,海闊天空。母親愛說話,每天都有城里人的新聞,父親在一旁,不多說,只微笑著,不時點點頭,我在人群里竄來竄去,心中對父親充滿了崇敬。樸實守信的父親有了固定的客戶,主要是河南鄭州和商丘的,慢慢地,客戶上門來拿了,生意越來越好了。父親在家蓋起了三間的樓房,是村里第二家建樓房的,然后又買了一個大摩托車。印象中,是大紅色的“幸福”牌子的,父親很愛惜,輕易不讓我們碰這個車,更不用說坐了。等到哥哥拿到駕駛證,戴上紅色的頭盔,裹上黑色的護膝乘著我出去兜風時,已是一年后的時光了。村里那時還沒有摩托車,我家是第一輛。若有人有急事要到縣城,總是哥哥騎著摩托車把他們送到三公里以外的公交車站頭上。

上世紀90年代初,父親受邀到村辦企業采石廠工作,家里的摩托車由紅色“幸福”牌改成了黑色的雅馬哈。由于父親有一些經銷的“生意經”加上大環境作用,采石廠生意好轉,廠里購置了一輛“女神”面包車。這樣,父親上班就騎摩托車到廠里去,出去辦事就坐面包車了。記得那輛“女神”牌面包車是江都出的,因為那時我在揚州上大學,廠里去江都買零件,我還借公濟私乘過幾回。

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國家經濟發展迅速,“要想富先修路”,到處都在做路。原有的公路都在加寬,鄉村小道也都修成了兩車道的鄉間公路,摩托車比比皆是。采石廠因此生意興旺,為了更加方便出行,2000年,父親把陪伴他五六年的摩托車送給了一個遠房親戚,自己買了一輛桑塔納。黑色的外表莊重沉穩,大氣時尚,車型線條流暢,非常有型,是村里第三輛私家車。正是因為少,用途更廣。幾乎村里大多數中老年人都坐過這輛車,用于應急辦事,父親也因此贏得了村里人的敬重。我們自然也跟著風光無限,我學車試車用的都是這輛車。

2004年,父親將近六十,準備開始退休生活,決定自己考駕照,在駕照限齡的最后一年,考了三次終于考過了。當時很多人都反對他學車,包括我母親,可他堅持要學,說“自有自便當”,目標是要開車去西藏。然后,出人意料地買了一輛商務車,廣州本田的奧德賽,銀灰色的,比較中性、比較休閑,商務車座位高,父親胖胖的身軀坐上去毫不費力。父親總是在同齡人中引領時尚潮流。乘著他開的車,行駛在由他廠里提供的石子鋪就的公路上,全家心里美滋滋的。

現在,這輛車已經陪伴了他近十五個年頭了,父親開著它帶著老朋友們跑遍了江浙滬,只是去西藏的愿望沒有達成。父親在老去,它也老要保養修理,七十多歲的老人,按理不可以開車了,加上耳聾耳鳴的困擾,醫生一再關照他不可以再開車,可他不聽,依然把它作為自己的“坐騎”,形影不離,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樣載著人到處跑,僅在常熟周邊走走。它的存在大大提升了父親的生活質量,讓他老有所樂。父親退休后重拾年輕時的愛好——拉二胡,他是老年樂隊的候補隊員,每到周六,載著一車人前往江陰長涇活動室活動,十幾年來風雨無阻。平日里,帶著他的老朋友常到虞山腳下的茶室喝茶,一杯茶,一碗面,愜意的高談闊論中,父親常常微笑著,聆聽著,偶爾插兩句話,然后,繼續當好他的司機的角色。

每當看到父親戴著眼鏡認真開車的模樣,我作為女兒的幸福感就油然而生。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浦斐]

標簽: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连线